下書網 > 都市小說 > 手術直播間 > 正文 1849 犯了天大的錯誤(月票34500加更×69)
    ct顯示:掃描定位像右肺上葉支氣管截斷,右肺上葉呈楔形高密度影,其內密度不均,可見類圓形低密度影及點狀鈣化影。縱隔淋巴結腫大部分鈣化。左側支氣管通暢。

    “肺扭轉,準備急診手術吧。”蘇云很肯定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云哥兒,我覺得也是肺扭轉,正準備跟二線教授匯報。”方林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不過他看見鄭仁還在看片子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鄭老板?您怎么考慮?”方林問到。

    “肺扭轉的可能性大。”鄭仁很肯定的說到:“但鑒別診斷和局限型胸腔積液、肺不張、肺內血腫、凝固性血胸很難區分。”

    “還不都一樣,你跟我說,哪種情況不需要上臺?”蘇云不屑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不是說診斷呢么?要是說手術的話,可以準備直接做了。”鄭仁依舊看著片子,絲毫不理會蘇云的挑釁。

    “你呀,太謹慎了。”蘇云道:“立位和臥位,很明顯能看到高密度區域有移動。這一點,就是最明確的診斷。”

    “局限型胸腔積液也能。”鄭仁托腮看片子。

    “有區別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鄭仁道:“方林,患者家屬說病情急不急?”

    “應該還好,暫時沒有血管阻塞,導致靜脈回流障礙及肺實質淤血后形成靜脈梗死或壞疽的跡象。不過急診科崔老挺著急,讓周總把患者家屬直接帶上來的,說是抓緊時間手術。”方林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做一個胸部動態透視,診斷明確,馬上開臺。”鄭仁道。

    蘇云也知道胸部動脈透視是診斷肺扭轉的最好的手段,可是患者的影像已經不要太標準,雖然說自發性肺扭轉很少見。但無論怎么說,直接開刀,應該沒什么錯誤。

    這么謹慎,真的有必要么?

    但自家老板說的,還是照做好了。剛才好像還欠他一個心服口服,真要是這貨想起來拿這句話懟自己……

    蘇云不敢繼續想下去。

    “方林,我們是來看雙食道畸形的患者。肺扭轉的患者什么時候能住院?”

    “要是不堵車的話,估計1個小時左右。”方林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上臺告訴我,我去看一眼。”鄭仁道。

    “好咧。”

    只是看臺手術,方林可沒理由拒絕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雙食道畸形的患者,把病歷、化驗單全部都捋了一遍,鄭仁又用系統面板對照。

    心里有底,確定明天手術,這才離開胸外科。

    回到科室,柳澤偉忙的頭頂盤锃亮,正在校正病例。常悅去和患者家屬溝通,教授則在整理tips手術的數據。

    因為學會新tips手術的醫生越來越多,所以手術量暴漲,魯道夫·瓦格納教授除了手術之外,幾乎把所有精力有用在整理相關資料上。

    “老板,剛才看的肺扭轉的患者,解除扭轉的時候,會不會出現血栓轉移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,做手術的時候要相當小心。”鄭仁道:“不能用腔鏡做,細致程度還是略差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話說看你腹腔鏡水平不錯,怎么對腔鏡手術這么沒有信心呢?”蘇云問到。

    “不是沒有信心,而是對自己的雙手更有信心。”鄭仁道:“查爾斯博士說的話,你后來注意到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手一碰,就知道該用什么力度縫合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這句。”鄭仁道:“腔鏡手術雖然損傷小,但腔鏡鉗子什么的和手畢竟沒有可比性。要是你從楚怒昂賽那面搜刮來的好處里能把這一點用上,或許腔鏡技術還能進一步的提升。”

    “別扯淡了。”蘇云道:“能掌握這一點的人,肯定不多。我才剛剛摸到門檻,要邁過去還不一定要多久。你指望別的人?”

    “有,總是好的。不說外科手術,單說介入手術,手感是很重要的一點。”鄭仁道。

    “難怪你能體會到這一點,是因為介入手術做得好?”蘇云似乎找到了什么要點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。”鄭仁當仁不讓,“介入手術相當依賴手感,尤其是到了某一個層次之后。做的多了,不知不覺就用到外科手術那面去。”

    “看樣子查爾斯博士要比你更天才,他不會做介入手術,但也摸到了手感的門檻。”蘇云也明白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肯定。”鄭仁道:“我是屬于觸類旁通,因為有最強的介入手術做鋪墊,才能領悟到這一點。”

    蘇云聽到鄭仁說最強的介入手術之后,馬上想要反唇相譏。可是話到嘴邊,卻又生生停住。

    這句話有錯么?

    沒錯!

    本身就是最強的介入手術術者,連找個差不多的例子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手感……”

    “比如說摸一下腸道,就能知道要用什么樣的力度去剝離,才不會導致腸破裂、腸穿孔之類的并發癥。”鄭仁講述自己的經驗。

    蘇云沉默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嶄新的領域,蘇云也只是隱約能明白鄭仁在說什么,但要體悟到這點并且用在外科手術中,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想著想著,蘇云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最近自己前所未有的專心、也比以往更加努力,可是怎么感覺自己與老板的距離越來越遠呢?

    “你們回來了。”常悅從病房回來,見鄭仁和蘇云在聊天,便招呼了一聲,“伊人好像有點不高興,鄭總你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鄭仁覺得一道天雷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嗯?”蘇云瞥了常悅一眼,問到: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中午不吃飯唄,一到午飯的時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。”常悅坐下來時忙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急診科有事兒么。”蘇云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發信息也不回,你不知道這對于女孩子來講是多大的事兒?”常悅回頭,扶了扶眼鏡,幸災樂禍的看著鄭仁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鄭仁這才想起來,下臺后去急診科,先是專心致志的聽蘇云給周立濤講課,隨后又做阿米巴原蟲的鑒別診斷,竟然忘記看手機!

    雖然鄭仁情商不高,或是懶得去琢磨。但是他知道不回女朋友的信息,這個錯誤犯的太大了!

    鄭仁覺得后脊梁發冷,全身冰封。

    記住手機版網址:( 手術直播間 http://www.hqbllv.icu/2_2021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飞艇怎么玩才能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