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書網 > 穿越小說 > 北宋大丈夫 > 正文 第989章 宋遼不可能和平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耶律洪基一口老血噴出來,只覺得胸中一暢,可邊上的臣子差點被嚇死。

    他要是死在這里,大遼馬上就會四分五裂……

    耶律浚還小,蕭觀音更是個癡呆文婦,這樣的組合不是招人覬覦是什么?

    “朕無事。”

    耶律洪基指指后面,有人去指揮滅火。

    “誰干的?”

    看守糧草的將領來了,一臉灰黑,頭發都被燒焦大半,顯得異常驚惶。

    “陛下,是一小股宋軍……還喊著什么打草谷了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有人說道:“難道是沈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他的那支鄉兵!”

    耶律洪基笑了笑,“宋人的士卒能吃苦,他們也多次勝過大遼,可沒馬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咱們從容收拾。他們想要馬,可南邊卻養不出好馬……這樣的宋人,永遠都無法威脅到大宋!”

    這個是事實,也是遼人和西夏人輕視大宋的主因。

    就好比后世的一支軍隊很強大,可卻沒有機動性,于是敵人想打你就打你,想跑路就跑路,憋屈的不行。

    而且這樣的國家基本上對外沒啥威脅,大伙兒該干嘛干嘛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這便回去催促糧草。”

    耶律洪基搖頭道:“不必了,咱們回師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一個武將悲憤的道:“難道咱們就這么認輸了?”

    “大遼此次主要的對手是西夏人。”

    作為皇帝,耶律洪基至少在戰略上是合格的,他深知此刻和宋軍糾纏在一起的壞處。

    “若是咱們戀棧不去,李諒祚就會趁機反擊,到時候宋人會如何?”耶律洪基看著臣子們,覺得多年的太平歲月已經磨去了他們的敏銳。

    “宋人不敢出擊的吧?”

    “宋人膽小,必然只敢在邊上看著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不過韓琦很兇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韓琦那人跋扈霸道。”

    “宋皇據說脾氣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那個沈安,此次他領軍,說不得會先斬后奏,比如說主動出擊。”

    一群臣子越說心中越沒底,到后面都抑郁了。

    大遼雄踞當世,所向無敵,啥時候日子過得這般艱難了?

    西夏是平頭哥,無所畏懼也就罷了,可一向怯弱的宋人竟然也變成了暴脾氣,這日子還咋過?

    “陛下,宋人內部弄了個什么金肥丹,如今那些農人的日子好過了許多。”

    一個文官鄙夷的看了武將們一眼,覺得這些人就只知道喊打喊殺,卻不知道從全局去看待問題。

    耶律洪基點點頭,“朕知道,那是沈安弄出來的東西,據說能肥田地。”

    “宋人有了金肥丹,這錢糧就越發的多了,而且那趙曙也是個節省的,不肯奢靡,連宮殿壞了都不肯修……陛下,臣有罪!”

    一個年輕的文官跪下請罪,邊上的人滿臉黑線。

    耶律洪基就喜歡建個寺廟佛堂什么的,國中早就因此而怨聲載道,可他一意孤行,無人能勸。

    那些東西耗費錢糧和人工,大遼的國力因此而不斷衰弱。

    當年真宗在時,花錢堪稱是大手大腳,最后把前面帝王的積累都花銷的差不多了,丟下一個爛攤子給趙禎。

    趙禎深知大宋的情況,所以不斷削減宮中的用度,自己也是省了又省,后來更是任用范仲淹來推行新政。

    從這里就能看出趙禎的不平庸。

    他能察覺到大宋的問題,并有這個勇氣和魄力去革新,真的算是明君。

    只是他低估了反對的力量,最后碰了個頭破血流,從此就成了個鵪鶉皇帝。

    但無論如何,和趙禎比起來,耶律洪基更像是一個昏君。

    花錢大手大腳,識人不明……一天就喜歡往外跑。

    所以這個文官也是下意識的說出了心里話,話一出口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你這不是把耶律洪基比作是昏君了嗎?

    作死啊年輕人!

    耶律洪基看了他一眼,不動聲色的道:“你去關城里,看看包拯和沈安,喝問他。”

    兩邊剛打的頭破血流,使者去了毛用沒有,弄不好還會被羞辱。

    這一去弄不好就回不來了啊!

    文官心中嘆息,知道自己還是犯了忌諱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宋人……宋人擒獲了咱們的一個都詳穩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齊齊變色,“陛下,要弄回來!”

    “這太打擊士氣了,陛下,一定要把他弄回來。”

    耶律洪基面色鐵青,問道:“是誰?”

    來人說道:“是耶律虎……陛下,宋人把他推在城頭上羞辱呢!”

    操蛋啊!

    這多少年沒遇到這等操蛋事了?

    兩軍沖殺被活擒,這真是操蛋啊!

    宋軍以前也有將領被活擒,但那是山窮水盡之后,而不是在兩軍沖殺之時。

    “丟人!”

    耶律洪基目視那個年輕文官,“李鈺你去,馬上去!”

    這是一條不歸路啊!

    年輕文官拱手,然后催馬而去。

    既然無法選擇,那么就選擇尊嚴吧。

    他一路向前,等到了離城數百步時,一群遼軍正在那里咬牙切齒的叫罵。

    “畜生,有本事就出來廝殺,這樣羞辱人算是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“不要臉!”

    “等大遼打破雁門關,定然要弄死你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的雁門關城頭,那個被俘的遼將耶律虎赤身果體的被綁在那里,而且還是個大字。

    一個宋軍在用毛刷刷他的肌膚,大抵是太癢了,耶律虎不住的大笑著,漸漸的大笑就變成了慘叫和求饒。

    大遼的將領何曾這般受辱過?看到這樣的場景,連李鈺都罵道:“畜生!”

    他一路策馬過去,邊行邊喊道:“某是來傳話的,某是來傳話的……”

    稍后城上放下個吊籃,李鈺被吊了上去,見到了包拯和沈安。

    “沈安在朔州縱火!”

    李鈺怒道:“這是誰的交代?宋皇嗎?若是如此,大遼將會給予自己的答復……大軍南下之時,你等切莫要后悔!”

    包拯默然,沈安默然。

    兩人都在喝茶。

    李鈺以為他們是覺得理虧了,就越發的生氣:“那個屋子就是大遼皇帝陛下的寢宮……點燃了那里,這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覺得包拯是名臣,自然不會撒謊和抵賴,所以說的很是氣宇軒昂。

    包拯抬頭,說道:“全是污蔑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李鈺怒道:“那火是誰點的?誰?”

    包拯淡淡的道:“誰知道?興許是貴國的皇太叔的同黨也說不定。”

    妙啊!

    沈安一直在想用什么來搪塞,可想來想去都覺得不對。

    可包拯只是輕飄飄的一句貴國皇太叔的同黨,直接就完美的堵住了遼人的口。

    他不禁用崇敬的目光看著包拯。

    包拯看了他一眼:小子,你還年輕,學著點。

    李鈺看著他們倆眉來眼去,頓時就被惡心到了,“宋人破壞遼宋友誼,此后大遼的任何反擊都不為過!澶淵之盟……興許明日就不作數了!”

    咱們的盟約隨時都能撕毀,你們可怕了嗎?

    “莫要栽贓給大宋。”包拯義正言辭的道:“宋遼交好多年,一直不起兵戈,可在府州,你們連重騎都出動了,那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安補刀道:“大宋皇子出行雄州,遼人出動一萬余騎截殺,敢問這是為何?盟約可有這樣的規矩?若是沒有,那盟約何用?”

    包拯贊許的道:“正是此理,你等一面高喊友誼,一面暗中下黑手,這是哪門子的友誼?”

    李鈺很想抵賴,可府州和雄州的京觀依舊在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這是不要臉了。

    正如同是后世的某個警察國家,當自己干的那些不要臉的事兒被揭穿后,他們就是這種態度。

    那又怎么樣?你們有本事就來打哥,沒本事就別嗶嗶!

    這便是霸權!

    遼國目前擁有這個霸權。

    這一刻李鈺只覺得胸中一暢,那種驕傲的感覺讓他對耶律洪基的奢靡少了些反感。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他們都在城頭,剛才黃春出于禮貌,就停止了對耶律虎用刑,可看到李鈺嘚瑟后,他就用刷子在耶律虎的咯吱窩里刷了幾下,頓時就引來一陣求饒。

    李鈺的氣勢就像是陽光下的冰塊,漸漸消融。

    沈安森然道:“想殺大宋的皇子,就憑著這個,某弄死了那些遼人,再弄成京觀,誰敢置喙?耶律洪基嗎?”

    遼人兩次都是暗中出手,事敗后都厚著臉皮不認,但順帶著京觀之事也沒法抗議,憋屈啊!

    李鈺冷笑道:“宋人不恭,大遼懲戒一番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哈哈哈哈……救命啊!”

    那邊的黃春下了狠手,耶律虎竟然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沈安笑道:“現在如何?誰在懲戒誰?”

    李鈺看了那邊一眼,說道:“趁早放了他,否則大軍打破關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趕緊來。”包拯突然起身道:“可是擔心大宋和西夏聯手嗎?去告訴遼皇,大宋不懼遼國,就算是遼國傾國而來,大宋也不會畏懼,老夫依舊敢領軍前往,大宋將士依舊敢豁出命去和你們廝殺,誰會怕?”

    他目光轉動,看著城頭的那些將士們。

    “不怕!不怕!不怕!”

    整齊的聲音轟然傳來,李鈺不禁面色慘白。

    這是宋人?

    以前的宋人……某見過的宋使不都是謙遜有禮的嗎?

    怎么都變兇狠了?

    這樣的宋人……這樣的大宋,大遼可有把握必勝?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耶律虎在大聲呼救,希望李鈺能把自己帶回去。

    可李鈺卻有些失魂落魄的,就這么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某呢?李鈺,某呢?救某回去!”

    李鈺充耳不聞,一路回去。

    “宋人兇狠……陛下,不能用老眼光來看宋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覺得自己的話忠心耿耿,一心為了大遼著想。

    可在耶律洪基看來,這個蠢貨是在打擊士氣。

    “無能之輩!”耶律洪基擺擺手,有侍衛過去,壓著李鈺跪下。

    李鈺慘笑道:“陛下,臣死不足惜,可宋人……他們真的不一樣了,大遼要么就趁早滅了他們,不,是一定要趁早滅了他們……遼宋沒法和平……宋人一定要拿回幽燕之地,可大遼不會放棄……這是死結啊,陛下!要滅了宋人……”

    長刀揮斬,喊聲戛然而止。( 北宋大丈夫 http://www.hqbllv.icu/3_3416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飞艇怎么玩才能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