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書網 > 穿越小說 > 司禮監 > 第一百零九章 請生祠
    溧陽鐵場,紅旗飄飄,踴躍參軍的人群將設在鐵場大門處的報名點擠的水泄不通,令得主持此次征兵工作的提督海事衙門外聯處奉御、溧陽皇家鐵場司運監掌印宋四寶欣慰不已,連日的辛苦操勞和疲倦在這一刻都變得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“說好的那些姑娘都來了?”

    宋四寶關心的詢問身邊的鐵場文書馬寶,這位是從前徐元從南都招過來的賬房,為人十分精明能干,頗得宋四寶器重。

    “公公放心好了,人都來了,說好的事哪能變呢,咱們可是真金白銀給的現錢,這要不來,不是把咱們鐵場當猴耍么?公公您饒得過他們,淾知縣也饒不過他們。”馬寶十分的懂規矩,雖得宋公公器重,可半點禮數也不曾缺了,應答時身子總是保持微躬。

    宋四寶點了點頭,很是滿意,在接到魏公公的皇軍征召令后,為了圓滿完成任務,他可是費了不少心思。

    首先,宣傳動員這一塊他就親自去南都請了不少大儒請教,花重金買來若干宣傳標語,諸如南都國子監張監生寫的“男兒有志須報國,金戈鐵馬鑄英豪”,又如夫子廟擺攤算命的林秀才寫的“炎黃子孫好兒女,積極入伍當皇軍”,還有溧陽張教習寫的“沙場征戰現英豪,投筆從軍展天驕”這些動員標語,無一不是別出心裁,讓人一看就心血澎湃,無比激動的。

    除了宣傳標語遍布鐵場和溧陽縣城及大小各礦、鎮村外,宋四寶還組織了幾支動員隊深入鄉村各礦,積極向礦工腳夫、當地百姓宣傳皇軍以及加入皇軍的好處,在溧陽縣衙的配合下,宣傳動員工作開展的可謂是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前天海事衙門、鎮守衙門和皇軍征兵處的工作人員來溧陽檢查征兵工作時,就對鐵場這邊的宣傳工作表示出了十分的滿意,認為溧陽鐵場的宣傳工作可以作為特區和皇軍的典范,據說已經報請魏公公準備組織若干學習組前來溧陽學習先進經驗,好在特區及皇軍推廣。

    若能如此,宋四寶當真是面上有光,自豪無比。

    他雖然不識字,但每天必讓人給他讀上幾段《魏公文集》以及特區送來的魏公公最新講話精神,因曾得魏公公當面教誨,身為閹人的宋四寶的政治覺悟顯然比一般人更敏銳。從最新的魏公公講話精神傳達中,他察覺到宣傳二字出現次數較多,因此特意讓人去特區幫他查一查到底什么是宣傳。

    等到領悟到宣傳的奧義后,恰逢魏公公在全軍高級將領會議上提出擴編皇軍,溧陽鐵場受命征召1500至2000名礦工腳夫從軍,于是宋四寶果斷部署,親自召開鐵場及各分礦管理層會議,要求鐵場及各分礦將征兵工作當成當下首要工作來辦,將有關征兵工作的宣傳動員工作當成重中之重來辦。

    在宋四寶的重視和壓力之下,溧陽鐵場的征兵宣傳動員工作果然開了一個好頭,并表現出一種嶄新的氣象,不僅讓前來視察工作的特區兩大衙門及皇軍大本營感到滿意,也讓溧陽淾知縣大開眼界,于衙門人員說道:“自魏公公來我溧陽,我溧陽小縣頓如脫胎換骨,不但百姓安居樂業,各業也是蓬勃發展,非但魏公公親民愛民,其屬官兵更是緊密聯系百姓,實是我溧陽官民之幸啊!”

    在后衙與三年多前新納小妾顏氏卻是另一番話,謂道:“先前魏國公府霸占鐵場,那徐元欺我這個知縣如小吏般,使我每日如履薄冰般做了五年,他徐元視我如狗般呼來輒去,幾次使我生了去意,可走也走不得,真是度日如年...幸天不絕我,陛下派來魏公公除了那徐元,震住了那魏國公府,又對大千我好生安撫,使我終嘗一任父母之滋味。細細來說,這魏公公便是大千的再生父母,也是我做官的靠山,今后若想榮華富貴則必要死心塌地追隨魏公公,否則,大禍必臨頭矣。”

    顏氏也是經過徐元相欺的,現在想來也是后怕,深知不但自家老爺富貴系于魏公公一人,她這妾侍安穩也系于魏公公,遂勸老爺要做些什么向魏公公表示忠心。

    她道:“妾聞南都國公、侯伯都拿那魏公公無可奈何,又聞當今陛下和貴妃最寵魏公公,將來魏公公一旦歸京必為大珰。老爺而立之年中得舉人,不惑之年始得進士,今在溧陽為官已有五年之久,卻還是知縣,若老爺再不上進,恐仕途便到此為止。依妾看來,老爺不若徹底投了魏公公,如此魏公公必重老爺,以他今日之地位權勢,老爺想不高升也難。”

    淾知縣聞言深以為然,可他倒是有心攀附魏公公以求前程,可魏公公人在吳淞特區,他卻在這南都溧陽,怎生個攀附法呢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心想把你送于公公處幾日,可公公他...”淾知縣嘿嘿一聲。

    “老爺倒是舍得妾身,”顏氏白了丈夫一眼,又捂嘴不禁笑了起來,“卻怕老爺馬屁拍到馬蹄,妾身本事再好,奧妙再多,那魏公公也沒法子來探妾身深淺啊。”

    說完,顏氏忽的正色道,“不和老爺說些笑話,妾身這里倒是有個法子能討了那魏公公歡喜,卻不知老爺是否肯試?”

    淾知縣聞言大喜,忙問顏氏有何妙招,顏氏叫丈夫附耳來聽,淾知縣聽后先是一愣,繼而有些難堪道:“此法是不是太丟人了?”

    “老爺要嫌丟人,便乖乖做這知縣,莫想其它。若想高升,這面皮卻是要舍了他...且這法子也沒什么不妥,魏公公于我溧陽百姓卻是有再造之恩,老爺替他修個生祠又如何了?”顏氏道。

    淾知縣微微點頭,此法是真好,可也太過丟人,當下只說容他想想,卻是先把顏氏抱上床好生弄了一番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次日,淾知縣便向通政司上了一道奏疏,疏中如此寫道:“江南鎮守魏良臣,心勤體國,念切恤民,重開溧陽鐵場,舉百年相沿陋習積弊一旦厘革,不但礦戶翻然更生,凡屬百姓莫不途歌巷舞,欣欣相告,戴德無窮,公請建祠,用致祝厘。”( 司禮監 http://www.hqbllv.icu/5_5714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飞艇怎么玩才能赢